首页  »  校园春色  »  【国中理化课】(29)【作者:rescueme】加载中加载中
【国中理化课】(29)【作者:rescueme】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110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九)  李祯真老师虽然没有当着我们的面拿出阴道内的子宫帽,但行事作风诡异乖张的李法就没那么含蓄了。她看夹在双腿间的面纸差不多没有再被精液濡湿得更严重的趋势,便双腿张开,弯腰把手指伸进小穴内抠抠摸摸,一旁的陈昱豪还满脸淫笑地问道:「需要帮忙吗?」  刚刚被他植入子宫帽是形势所趋,现在已经没有配合的必要,李法当然是右手继续在体内抠抠挖挖,左手则面无表情地向陈昱豪比了个中指,陈昱豪倒是看着李法这诡异的姿势乐得哈哈大笑,裤档则和我一样因为这荒诞的情境而隆起。  一个十五岁不到的美少女,姣好的胴体一丝不挂不说,微屈的双腿之间刚刚才滴完被内射而流出的精液,现在又以诱惑至极的姿势从体内试着挖出东西,左手却极具反差地比着中指;陈昱豪会勃起不在话下,神奇的是就连刚刚才在李法体内射精的我,明明已经吃到嘴,毫无遗憾爽到极点,也抵抗不了这淫靡画面的诱惑,本来刚刚才变软的阴茎竟然又变硬了。  看着陈昱豪对李法的狎弄,不论是肉体上还是精神上的挑衅,我都不能忍,即使已经放学了,正值晚上九点半,我还是在甄书竹经过我身边时低声说了一句:「上次欠我的我现在要。」  甄书竹疑惧地看着我,我的眼神示意她到三楼比较少用的女厕等我,本来就会东摸西摸导致家长比较晚到的她,还真的趁大家不注意时上了楼,我也随即挺着肉棒跟了上去,打算恨乌及屋地用肉棒教训一下甄书竹,谁叫她男朋友这样恶搞我好朋友李法。  其实我没想到上次她说的还算数,确认之后这真的算是莫大的惊喜,可以用她那让我睽违已久的身体来安慰我刚刚受创的心灵。  我刚蹑手蹑脚走进和甄书竹同一间女厕,关上了门,明明没听到我俩以外的脚步声,门外却随即传来敲门的声音,伴随着李祯真老师的声音:「陈嘉年、甄书竹,出来,我都看到了。」  我是没有在家里尻尻被妈妈抓包的经验,不过我想大概和现在相去不远,我本来已经狰狞的肉棒几乎在瞬间消肿成过期的豆皮寿司。  不过我还没等它消肿,急促的敲门声已经不容许我和甄书竹再善后,我们羞红着脸、低着头走出女厕。我想老师搞不好刚刚就在我们隔壁间厕所处理她体内的子宫帽,所以才在几乎没有脚步声的情况下就出现在我们厕所门口,下次应该先确定所有厕所的状况才对。  「你们在干嘛?」李祯真老师板着脸孔问。  「问问题。」我昧着良心,低头盯着裤档回答。  「陈嘉年,你不会为什么课堂上不发问,还要甄书竹下课再帮你辅导。」老师也看着我的裤档质问。  靠夭,以现在我和甄书竹的成绩,应该是她不会来问我才对吧,我刚刚打定主意本来是打算往这方向辩解的,没想到老师竟然往相反的方向误解。  「所以你刚刚都只忙着和李法玩,没在认真听是不是?」我想老师所谓的「玩」应该不是那个意思,是指我和李法有言语上的交流所以不够专心;不过听在耳里感觉很刺耳,好像我都在忙着干李法,没在上课一样。  「书竹你先回去,陈嘉年的问题我来回答。」老师示意甄书竹先走,甄书竹低着头看了我吐了吐舌头,然后三步并两步地飞奔到柜台等爸妈来接送;马的,幸灾乐祸的傢伙,下次一定要干死你!  「以后有问题直接来问老师,不用麻烦其他同学。」老师语气虽然刻意装作严肃,我却听出当中蕴含的温暖,心中盘算着也许老师并没有生气,甚至上次也没有因为声波的绕射听见我在女厕内干甄书竹的事。  不过后来想想,一切的线索都指向老师已经发现我和甄书竹的事,不然她也不会在之前的课堂活动中故意被程谊欣内射来气我;这次应该也只是表面给我台阶下,她明明就知道我都在说谎!  等到我跟着老师的脚步走到柜台时,学生几乎都走光了,只剩依纹姊姊刚收完教室,蹦蹦跳跳地下楼,胸部「ㄉㄨㄞ……ㄉㄨㄞ……」地一上一下晃着下楼。  盯着她布丁般胸部猛瞧的不是只有我而已,江旺城主任也不怀好意地瞧着部属稚嫩的肉体,只是他以为人都走光了,却突然看到我和李祯真老师走下楼,也看见我发现了他盯着依纹姊姊时那淫猥的眼神,赶紧把脸别了过去。  「主任,陈嘉年还有问题没解决,我要留下辅导他。」听到李祯真老师这句,我已经吓得缩阳的老二又差点悄然坐大,但是一向觊觎李祯真老师美色的江主任竟然没有藉机揩油,他有点失望地说:「可是今天我有事要先走,不然看依纹或其他人有没有空。」  我们贝德补习班的行政人员基本上都有补习班钥匙,除了瑜姐、江主任,年资最新的依纹姐姐、还有其他几个工读生姐姐其实都有钥匙,但是在放学前她们都弹性下班了,就连瑜姐都已经先载汤宸玮回家,唯一可能留下等我们问题解决后帮忙关门的只剩依纹姐姐了。  「蛤?我有事耶,家族要聚餐吃宵夜。」依纹姐姐是附近教育大学的在学生,听说学生上了大学之后,会和学长姐、学弟妹组成一个个家族。据李祯真老师所说,像师大物理系是所有大学部学生组成从第1家到20家,地球科学系则是用九大行星命名(即使冥王星被从九大行星除名归类於矮行星,命名方式还是依据九个星体名称命名),某个师大地球科学系肄业的情色小说家以前就是天王家的。  「甚么天大的问题不能明天再解决,解散!」江旺城主任眼看大家都有事,阿莎力地要大家都先回家睡觉,幽默潇洒的态度让大家初次和他接触都会有些许好感,他也常说人生就是要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得意须尽欢,后来我才知道就是这个性让他染上赌博的恶习后到处骗家长和老师的钱。  总之,在短短十几分钟经历老二硬了又软、软了又硬、然后又软的过程,我开始怀疑人生。  最后我想通了,该我的就是我的,我因缘际会认识了李法和李祯真老师和那么多同学,享受了很多人一辈子都遇不到的美妙经验,得之我幸、失之我命,顶多回家自己尻尻!於是我便迎着十一月的秋风骑车回家,李祯真老师也在写完教师日志后超我的车抢先一步回到她的租屋处,我除了被超车时跟她「嗨……老师!」之外没有多说什么。  就在离李祯真老师租屋处的巷口还有几十公尺时,一个人影远远地就在向我招手,我当然希望那是我心中最喜欢的那个人,而也完全符合我心中的期待,那就是李祯真老师。  我有点耍帅地紧急煞车在老师面前,而老师殷勤地招呼着我停好车子,然后眼神带着闪烁说着:「今日事今日毕,不要把问题留到隔天。」说着便打开了她租屋处公共区的铁门,引领着我走进那充满回忆的小套房。  对照刚刚上课老师欲求不满的模样,就算她再假装矜持,我也知道汤宸玮没有喂饱她,我只是故作清纯地等老师自己开口。  不过接下来老师说的话却让我完全摸不着头脑:「晚一点老师有事,你赶快把问题解决。」说完老师就自顾自地脱掉了外衣外裤,露出刚刚已经在课堂上看过的镂空半透明的黑色全套内衣裤。  有别於刚刚的远距离欣赏,现在连老师阴阜上有几根毛都可以数得清楚,又不用担心受怕老师会被别人染指,我的阴茎马上恢复充血的状态。  「现在是微勃啰?」老师看着我极力忍耐不敢放任肉棒太造次的裤档,有点失望地问道。  「不,全硬了!」我提肛一下,帮助肉棒变成完全体的状态。  「不行全硬,全硬就不用讨论了!」老师嘟着嘴巴,好像怪我疏忽了什么。  「如果用黄若立当标准,他本来是9公分左右,看到老师现在这样大概会变成13公分;而你本来跟汤宸玮一样,6公分,老师推测你会变成9公分。」老师打量着我的裤档。  「你知道为什么吗?」老师接着问道。  其实我已经很熟练温标的换算了,因为黄若立全勃时是21公分,我和汤宸玮一样是15公分,他21减9等於12公分伸长量,相当於我15减去6也就是9公分的伸长量,所以他的4公分就是我的3公分,所以我从6公分伸长3公分变成9公分。  我想我不能再装傻下去,这样反而太明显,於是我把我的想法说了个完整。  「很棒喔。」老师同时摸着我上下两个头称许道。  「那现在就来验证是不是我们推测的答案啰。」老师小心翼翼地脱下我的外裤,拿着直尺,接着褪下我的内裤,想要验证我是不是微勃的状态。  我努力控制着阴茎充血的程度,如果它快软掉,我就稍微提肛,让它看起来大致上是符合老师和我预测的数字,不过等到老师把直尺靠近我阴茎根部,切齐刻度0的位置时,我就知道我太小看自己了。  「11公分耶。」老师的表情有点怪异,看不出是失望还是对自己的答案错误感到气馁,不过我彷彿从语气中听到一丝兴奋的发抖?  「可能你发育太快,和汤宸玮已经不是一个接近的温标了。」老师调皮地褪去我的包皮端详,这样一来我就接近全勃了。  不等我说些什么,老师已经把自己的内裤脱了下来,诱人地抱着自己双脚屈起,露出桃子般的尖屁屁,道:「插进来,在俗称性交的状态下最能确定阴茎有没有完全变硬。」听起来言之成理,事实上却掩饰不了她心中的欲望。  我看着老师桃子屁屁中间已经湿到不知道该怎么说的阴部,即使不插进去我也确定我已经全硬了,但美景当前我怎么还有兴致去量我现在新温标是几公分,我赶紧像条公狗一样手脚并用爬到老师床上,握着阴茎一下就插入老师。  「好像又变大了!」我还没插到底,老师就睁大眼睛看着我俩交合的地方,看到她阴部被我撑开洞口的画面,她努着嘴巴,点点头好像颇为称许地打量着我的肉棒。  「要是他有那么大就好了。」老师惋惜着看着我,虽然四目相对,可是我觉得老师的心好像在别人身上。  「汤宸玮吗?」我想老师会比较大小应该是我汤宸玮比,我的肉棒再成长一辈子也比不上黄若立的傻屌憨懒。  「嗯。」老师若有所思,但其实我已经看穿老师言不由衷时的语气和小动作了,她绝对不是在比较我们这些学生的尺寸!  「看看你能多大,我们要先确定你的极大值和极小值,就像在制定新的温标,我们要订水的沸点和冰点分别是甚么数字。确定你的最大值之后,等一下我出题目给你算。」老师冷静地盯着我的眼睛,但是从刚刚开始我就发现老师说的没有一句是真话,她现在单纯只是希望我满足她刚刚在课堂上没有满足的肉欲罢了!  「你利用老师的温暖想尽办法变大。」老师盯着我和她结合的地方,自己已经等不及了,双手环抱着我的脖子,用屁股做施力点,缓缓地前后律动,让我的阴茎一点点一点点深入老师深处,直到插到最底部,我的肉棒已经完全隐没在老师大腿之间粉红色的器官之中。  在这张熟悉的床上,我已经和老师两次禁忌地交合过,这次老师更是毫无羞耻地要求身为学生的我,用肉棒在她阴道内来回接受刺激,以确定我的阴茎能有多大的潜力,这匪夷所思的情境让我片刻也无法等待,赶紧缓慢地用肉棒刮着老师的阴道壁,就算还有汤宸玮残留的精液我也在所不惜,我要排除他留在老师体内的一切味道。  「嗯……你很皮喔。」发现我除了前后律动外,还不时扭着屁股左刮右刮,老师娇喘连连,眼睛也索性闭了上,不敢再看我,尤其是她今天太多的言不由衷。  「坦白说,平常为了上课让你们的阴茎进入阴道,老师不可能完全没有反应,老师如果有点怪怪的你不要介意。」老师拼命打着预防针,我也为了以后的幸福着想,不去戳破她的谎话,只是死命地伺候着她。  「喔、喔、嗯、嗯!」老师紧闭的双眼旁,鬓角已经香汗淋漓,被她自己双手抓着的双腿更是努力分到最开,只怕我没办法干到她的最深处。  我一下下努力把龟头顶到老师最深的地方,为了顾及她身为老师的尊严,还不时合理化我和她的反应:「我好像变得还不够大,我再努力看看,辛苦老师了。」讲这些话的时候是我律动屁股频率最高的时候。  「老师对不起,如果痛的话您可以叫出声,我不会乱想。」这几下则是我干得最卖力插得最深的时候,我希望如果可以,老师也让我听听她「痛」是怎么叫,但事实上我知道她只会因为酥麻而不自禁做出浪叫。  「嗯,有点痛,喔、喔、喔。」老师承受着我冲撞,自己却也不时往上抬着屁股迎合我的抽插。痛的话是这样的吗?呵呵。  我把老师的双腿扛在肩膀上,听陈昱豪他们说这样是可以干得最深的体位,这样一来,老师的双手就不用掰开自己的大腿,而可以顺势推着我的屁股,一下下让我更用力干她,在她身上宣泄国中生多余的体力。  咦?子宫帽还在吗?我的龟头前端这潮湿柔软的触感,完全就是老师天然的分泌物源源不绝涌出的结果,而且我感觉好像有稍微顶开老师的子宫颈了。  「陈嘉年,再快一点,我觉得你好像快到最大值了!」老师双手离开我的臀部,忘情地搓揉起自己的乳房,她本来没有脱掉胸罩,可能本来是想一步步地挑逗我看我慢慢变大,可是现在她自己已经面对不了自己的欲火,便自己脱下大小有点夸张的胸罩,穿在她身上是很美艳,可是离开胸部时真的大到毫无美感!  「再快一点,阿展再快一点!」老师语无伦次叫出我听都没听过的名字,然后双手食指飞快地在自己乳头上抚弄,嘴里不时「阿嘶、阿嘶」地浪叫着。  「喔喔喔!」老师惨叫着达到了高潮,双腿本来是极力往外分开,希望我的龟头干得愈深愈好,现在却反而紧紧箍在我的腰际,要把我的肉棒紧紧留在她体内般努力压榨。  「老师,很痛吗?」我明知老师是达到了高潮,却装傻停下抽插的动作,只是不断地提肛再放下,让肉棒牢牢塞满老师高潮中的阴道。  「……」老师一言不发,只是皱着眉头享受高潮的余韵,我的肉棒虽然没有动作,却扎扎实实感受到老师阴道一阵舒张一阵收缩的反应,差点就被老师榨出精液。  「现在应该可以量大小了。」老师总算从云端回到地面,喘着气张开了眼睛,眼框里满满的都是春水,眼角却满是满足的笑意。  而我自己的眼睛也装满类似泪水的分泌物,大概是太兴奋,不过我无暇顾及其他部分,只是卖力继续冲刺着。  我更为了这次的表现感到开心,这样一来,以后多的是机会偷偷来老师的小窝和老师做些不可描述的特权举动了。每次来老师的小窝我都有特别温馨的感觉,尤其是每次来都有机会和老师有肌肤之亲,已经变成国一生物学过的条件反射,我几乎一踏进来鸡鸡就会变硬。  刚要想些藉口让老师换个体位继续冲刺,毕竟从老师高潮到现在已经过了几分钟了,该轮到我把刚刚课堂上的不甘心随着精液发射出来了吧,竟然发生了天大的异变!  「扣扣!」老师房门响起连续的敲门声。  干!我的阴茎还插在老师高潮后的阴道内,而且因为事出突然,大概是刚刚我和老师都在专心做爱,压根没注意到脚步声已经到房门口了。我和老师都紧抿着嘴,除了右手在嘴前做出「嘘」的手势,不敢做出任何动作,想假装房里没人。  「祯真,你在洗澡啊?我看你的机车已经回来了。」门口的声音自顾自地继续着,然后是整串钥匙的金属碰撞声,接着是钥匙插入喇叭锁,以致门闩被打开,房门转动的刺耳声音。  靠,他怎么有钥匙?不过现在才有所动作都来不及了,我一个翻身是能够把阴茎抽离老师的身体,可是接下来他看见的就会是我显然刚进出阴道,湿透了的肉棒,还有李祯真老师一片狼藉、一时半刻还不能完全阖上的阴道开口,这样就真的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祯真,研讨会提早结束了,我就提早过来……」冷不防地老师小窝的房门已经被推开了!  我脑子一片空白,但能拥有老师家门钥匙随意进出的,不就是老师的男朋友,我就读的学校的正式理化老师蔡老师吗!?  我当机立断,嘴巴大声说出:「所以我的阴茎在老师的刺激之后,现在的长度是15公分,就好像摄氏温标的沸点100度……」  「你们在干什么!」蔡老师放下本来应该是要和李祯真老师一起享用的宵夜,浑身发抖看着我的肉棒撑开他女朋友的阴道。  李祯真老师这时候已经吓傻,完全没有反应,我反而若无其事地回头,始终维持着正常位在性交的姿势,喃喃计算着:「所以华氏换摄氏要先扣掉冰点32度,乘以9分之5,就好像我的阴茎现在15公分,扣掉勃起前6公分,然后……呜呜,我忘记我算到哪里了!」  这就是先下手为强,蔡老师还没哭我就先哭了,还煞有其事地流下眼泪。其实是刚刚和老师性交的过程中兴奋而噙满眼中的分泌物,幸好刚刚没擦掉,现在眼睛一闭,那些液体便顺着眼角流下,假装眼泪刚刚好。  「我最笨,怎么都学不会……老师牺牲那么多教我我还是不会!」我发挥足以挑战童星海力乔奥斯蒙的奥斯卡级演技,一边哭着一边却还舍不得把肉棒抽离人家女朋友的小穴。  李祯真老师这时候才回过神来,有点责备地看着蔡老师,蔡老师这才失魂落魄似地把房门关上,然后坐在床边。  「所以你们在学温标?」想要打破尴尬的气氛,蔡老师先开了口,毕竟他也是学校理化老师,听了我刚刚的自言自语,大概知道我们在利用阴茎的膨胀程度学习温标的换算。  李祯真老师努力跟蔡老师使着眼色,似乎是不想要在继续在我这低能儿伤口上洒盐,所以不再提起我学习状况落后的情形。  「这样学习很好啊,举一反三。」蔡老师看着我还插在女朋友阴道内的阴茎,心虚地说。等等,如果是我,也不敢那么明目张胆地瞧着奸夫,我怎么觉得他的耻度惊人!  「我是这样设计实验,如果用勃起前的6公分对应水的冰点,然后……」李祯真老师把我们课堂上的说明全部讲给蔡老师听,除了省略她被学生戴着没涂杀精剂的子宫帽内射的过程之外,倒是毫无保留。  「这样确实是个贴切的对比。」他们两个就像在大学校园讨论功课的班对一样,外型也很登对,默契和口条也都完美,看起来那么耀眼,难怪会交往,只是现在女方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而阴道内插着的是国中学生稚嫩却一点都不输成人尺寸的坚硬肉棒!  「你一直都这样上课?」蔡老师脸色有点沉了下来,但是李祯真老师接下来的表现却出乎意料!  「维展!?」李祯真老师指着蔡老师的裤档,我这才发现看到女朋友被学生干,蔡老师竟然也勃起了!  不过这也没甚么了不起,李祯真老师从大学就和蔡老师交往,搞不好早就做过那回事,也没必要因为勃起就惊讶。  「哈!」蔡老师刚沉下去的脸色随即变成欣喜,不可置信地站了起来,隆起的裤档非常突兀也不想想房里还有清纯的国中生一枚。  「你想说明给陈嘉年看看怎么换算温标吗?」李祯真老师迫不及待地把身体往后挪,同时双手推着我的胸膛,从蔡老师撞破我们的奸情起,我的肉棒这才第一次离开李祯真老师的阴道。  「那就让专业的来吧。」於是蔡老师手忙脚乱地脱下内外裤,然后握着果然不比我大的阴茎,「噗啾」一下子就进入了李祯真老师体内。  「好久没这样了。」蔡老师眼睛发出光似地看着李祯真老师,李祯真老师也欣喜地盯着他们结合的地方。  「对啊,好久没遇到这样我们一起讲解给学生听的机会了。」李祯真老师附和着,但是我知道这句又是说谎,他们说的是,好久没做爱了,而原因大概是蔡老师学校压力太大,所以有勃起的问题,而李祯真老师除了经济上的贫困,男朋友又不能在生理上满足她,所以遇到我和贝德补习班这样的学生,李祯真老师这才开始玩火的教学方式!  「老师比你小一点,平时大概4公分,完全勃起后大概12公分……」蔡老师故作镇定地讲解着,其实只是重温许久没有享受过的性交过程,他当着我的面一下下利用李祯真老师的小穴让他快感提高,阴茎也愈来愈粗愈长,虽然还是远不及我的尺寸。  其实他在说些什么我根本都听不下去,他假藉讲解的名义,把李祯真老师的身体抢了过去,中断我本来已经在高潮边缘的性交过程,这个樑子我想是结大了!  「维展,好舒服。」李祯真老师重新回味和男友做爱的感觉,感动到不行,即使是尺寸比我和汤宸玮小上许多的肉棒,她也愉快地体会着,双手温馨地环在蔡老师颈间,两个人颇有默契地前后律动着。  我怎么可能任由他们享受自己的欢乐时光,我是充满破坏力的国二屁孩啊!  「老师,听了您的讲解,我好像会算了!可以让我试试吗?」我握着肉棒,在一旁跃跃欲试地问。  「嗯。」蔡老师看了李祯真老师一眼,故作讚许道:「那你要讲解给老师听喔。」然后这才依依不舍地拔出阴茎,李祯真老师也欲言又止,眼里对我有些怨怼。  「我和老师的起始值不一样,但比例是相同的,老师从4公分开始,我从6公分开始……」我嘴里讲着计算的过程,腰际却老实不客气地拼命用力,如果再大十岁,我可能会隐忍今天的遭遇,表面上和李祯真老师相安无事,继续找机会享受她的身体,但是身处血气方刚的十四岁,我没有太多的心机,只想在李祯真老师双腿之间证明我比蔡老师更能满足她!  但是显然我带给李祯真老师双腿间的快感比不上蔡老师成熟男性胸膛带给老师的温馨,我虽然拼命冲刺着,李祯真老师要嘛就是闭着眼睛不发一语,不然就是伸出左手紧握着坐在一旁蔡老师的右手,眼神充满温柔盯着他同样温柔似水的眼波。  看着马子被干,蔡老师却没有一丝怨恨,甚至还握着阴茎反覆搓揉维持着硬度,这难得的勃起经验似乎稍纵即逝,他不想一个不小心就又软了;只是没想到促成他久违的兴奋的,竟然是女朋友被学生干的画面。  「老师,我好像还可以更大,温标要再修正。」我调皮地把他俩紧握的双手分开,然后双手握住李祯真老师的双手,把她往上拉,示意要调整她的姿势,从正常位变成女上男下的体位。  李祯真老师瞪了我一眼,但是难得看见男朋友勃起,还干她干得那么卖力,她把一切不满吞了下去,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跨蹲在我身上,高高抬起屁股再坐下,让我勃起的肉棒尖端能够每次都把龟头顶到她最深处。  李祯真老师虽然故意板起了脸孔,但每当望向蔡老师时,却是那样柔情无限,我看得醋意横生,每次李祯真老师把屁股坐下时,我也拼命把阴茎往上顶,下下都想干进老师最深处!  「展,小力一点!」李祯真老师享受着的虽然是我的肉棒,却忘情地叫着蔡老师的名字最后一个字,我这才惊觉,原来老师有时和我性交或高潮时叫着的,始终都是蔡老师的名字!  「展,快一点、快一点!」在正牌男友和学生的轮流伺候下,老师眼看着又要高潮了,我深陷在老师子宫颈内的龟头也藉此确定,老师在补习班女厕时就已经拿掉了子宫帽。  老师挺着豪乳在我身上上下律动的画面实在冲题性太大,那双F罩杯的奶子由於晃动的幅度太大,几乎都把老师肋骨附近打到红肿了,而蔡老师也因为这个画面自己撸得起劲,完全不在乎他女朋友是被别人干到娇喘连连,而且幸好即使阴道内是别人的肉棒,至少嘴里叫的是他的名字,没有像某些人说的「阴道是通往女性内心的通道。」至少在李祯真老师身上看不到这一点,大学一路到出社会的感情还是胜过生殖器内的快感。  虽然没有人关心我的进度,但其实在蔡老师没来之前我就已经濒临射精了一次,要不是刚刚在贝德发射过了,我早就失守;看见李祯真老师难得的真性情,原来她做爱到高潮时也会呓语连发、浪叫连连,之前只是顾及老师的尊严顶多闷哼几声,这和之前反差颇大的画面和声音让我真的不射不行了。  确定我在射精的边缘,我小心翼翼地不让我和李祯真老师的生殖器分开,扶着老师的腰让她躺下,恢复成正常的传教士体位。  「老师,为了确认实验数据,我让阴茎恢复成最小的状态喔。」我忍住嘴里因为太爽而想要叫出声音的欲望,喘息着提醒一下两位老师们,其实主要是提醒蔡老师,李祯真老师想什么我已经不关心了!  说完李祯真老师双腿屈起,用膝盖顶着我的肋骨想要让我的肉棒离开她的阴道,经过那么多次的性交,她一定知道我在想什么。  哪能这么便宜她,身体爽她在爽,男朋友也暂时恢复雄风,两个人的感情似乎提升了好几个档次,我不搞点破坏怎么行?  她睁大眼睛像在瞪杀父仇人般瞪着我,膝盖的力道未曾减少,双手更使劲推着我的胸膛,我则是用尽全身的力道压在老师身上,嘴上为了减少等等的纷争,刻意用天真的语气说着:「阴茎应该有在变小了,等确定变到最小后我再验算一下,一定不让老师们失望!」  蔡老师忐忑地盯着我和李祯真老师结合的地方,是的,您没想错,阴茎在那么紧窄的阴道内变小的唯一方法就是在里面射精,我得意地看了蔡老师一眼,确定他有全程见证他女朋友的学生当着他的面把滚滚浓精射在他女友里面!  李祯真老师嘴里不敢作出斥责,因为被学生阴茎进入身体已经很匪夷所思,她要怎么向男朋友解释,学生基於求学的需要,是可以随时在她体内发射的!  李祯真老师只是绝望地闭着双眼,也许她现在也产生了其实射在里面的是蔡老师的错觉。  我们说被戴绿帽是活王八,那像蔡老师这样被戴了一顶墨绿色的绿帽,而且还是藉着当面内射戴上的绿帽,大概是活王八三吃了吧。  等到我的阴茎随着精液被李祯真老师的小穴挤出体外,我这才赶紧用嘴巴善后,心虚地道:「果然是6公分,那刚刚的计算都没有问题了!」其实刚内射完被阴道挤出体外的阴茎一定比没勃起前小很多的啊!我看着和包皮皱成一团,分不清阴茎还是阴囊的组织,昧着良心说它还有6公分。  再怎么假装是课堂活动,看到精液从女朋友阴道内流出,沉稳如蔡老师也按耐不住了,发抖着问:「你射精在李老师体内?」  「这不是尿尿吗?这怎么是射精!射精是男女很相爱才可以做的事耶,我只是老师的学生,怎么可能会射精在老师体内?」我瞪大眼睛,一下子看着蔡老师,一下子看着李祯真老师。蔡老师还好,他暂时接受我的鬼话,但是李祯真老师每次和我四目相接时,眼里都有说不出的怨毒。  「嘉年,你要听清楚,在女生体内射出白色的液体,这就是射精,除了会有怀孕的危险,不戴保险套进入生殖器也会有传染性病的可能。」蔡老师倒没有愠色,耐心地跟我解说正确的性知识。  「你以前有这样过、或其他人有这样过吗?」蔡老师指着李祯真老师挂着乳白色块状精液的阴道口,断断续续、好不容易才把这么羞耻的话说全,他想知道他女朋友是不是常因为学生课业的需求而挨肏,甚至被学生内射。  「没有喔。」为了保有继续玩弄李祯真老师的机会,这一点我倒是帮老师隐瞒了,而没有继续在嘴巴上吃两位老师的豆腐。  「而且刚刚老师有戴子宫帽,应该没关系吧。」其实我知道老师子宫帽已经拿掉了,就算没拿掉,也丝毫没有避孕的功能,在没涂杀精剂的情况下已经被我和汤宸玮内射过两次!可是我还是故意装傻,想看看蔡老师的反应。  「是这样啊。那老师也做最后的验证,确定一下老师的起始值是不是4公分。」说完蔡老师语气中带着兴奋,竟然毫不在意仍从女朋友阴道口汩汩流出的乳白色精液,提起肉棒便往刚刚才被我内射过的小穴里肏.  「啊……老师也确定变成最小了。」蔡老师发抖着在李祯真老师身上达到高潮,抖动着的阴囊拼命往女朋友阴道内发射着精液,即使已经有别人的子孙捷足先登也在所不惜,硬是接力用精液灌满了李祯真老师那在他心中原本纯洁的小穴,已经是今天的第三发!  「那课业上的问题有解决了吗?」蔡老师拿着面纸细心地擦拭着女朋友的下体,殷勤地转头想要早点打发我走,他好继续第二回合。  「嗯!」我天真地点点头,然后穿上衣裤,在两位老师还来不及穿好衣物的状况下飞奔夺门而出,不让他们送我,然后重重地关上公共区的铁门。  你们以为我因为李祯真老师被正牌男友内射生气了吗?不是,我重重关上铁门,可是我仍然在宿舍内!我赶紧躲在阴暗处,确定两位老师不会再出门确定我的行踪,然后我倒要看看这对狗男女接下来还要怎么玩!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